盒马云超的新零售版本

当盒马要在北京上线云超服务时,京东再次成为不得不说的故事主角之一。

一个餐厅,同时满足100人就餐,假定需要配置10名厨师。如果同时满足200人就餐,就不能简单的增加10名厨师。因为增加一倍的订单收益,不一定能平衡增加一倍的各项成本。这是商业的基本规律之一。收益、成本与效率,不是简单的同比倍增关系(以下简称“餐厅悖论”)。

当盒马鲜生从生鲜品类,进化为全品类的盒马时,如何在基于盒马APP,做全品类配送到门的服务中,避免因为订单的增长,品类的扩大,而陷于收益、成本与效率的失衡。是摆在侯毅决定在开设盒马云超服务,首先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这也是侯毅作为盒马创始人,近期在微信群和微头条,两次就“盒马要作出和美团不一样的外卖模式”、“盒马会避免京东物流那样成本大幅上涨”话题,所作表态的初衷。

4曰1日,经过在上海的成功测试,盒马云超将要正式在北京上线。北京是京东总部所在地,京东超市也一直是刘强东寄予厚望的增势业务。盒马云超与京东势必有一场相遇。就像今年元旦假期,蓝色LOGO的盒马鲜生,与主色调为红色的京东7FRESH,曾有过那么一次激烈的“狭路相逢”。

物流瓶颈:成本、时效、体验

盒马云超诞生,恰逢传统电商超市业务,濒临成本上涨的红线。

一般来说,业务运营成本的叠加,分为两种:一种是规模化经济。规模越大,成本越低。比如互联网公司配置的服务器,不仅可以无限扩容,而且成本还越来越低,效率还越来越高;一种是效率化经济。规模越大,成本倍增。比如物流这类实体资源,生产能力与成本直接挂钩。存在成本、规模和效率的乘数效应。

进入到2018年,顺丰等传统快递公司,普遍调高快递收费门槛。包括京东物流在内的电商平台,也调高免邮门槛。原因无外乎一点,仓储配送成本在上涨。

侯毅在公开场合,曾回顾他在京东的工作经历。他主导设计了京东的物流体系,也是行业尽知的事实。

早在2014年侯毅从物流部分转岗创立O2O事业部之前,侯毅在京东内部,就曾提出对京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