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台湾主妇联盟的故事

“台湾主妇联盟”构建了一个生产端——农户生产联盟。他们生产的东西需要通过“台湾主妇联盟”提出的标准。这些标准通常非常严格。消费端这一边,有一整套组织体系,有配送站、有站长,还会举办参观蔬菜生产、加工等参与式活动。

“台湾主妇联盟”追求的是事、是质、是吃菜,而不是赚钱,所以挺持久的,至今已经成立了近30年。它构建了一种弹性。这种弹性不是基于利益,而是基于治理。

有些年份,如果农家生产的东西一下子卖不掉,“台湾主妇联盟”就会动员自己的消费者多买一点,或者一起加工成蔬菜半成品。有些年份,如果生产端因为病虫害等原因歉收,便会对主妇们说明情况,提价销售,以便让农家活得下去,也是鼓励他们继续种植一流的农产品。

这更像一个理想意义上的社区团购模式,没有任何“挟”的感觉。而且,“台湾主妇联盟”做到了透明,整个机构怎么赚钱、赚多少钱、赚了之后投入什么地方,都是透明的。所以,从严格意义上讲,“台湾主妇联盟”不是一个企业,而是一个社会企业,甚至是一个公益组织。

它和共享出行等资本能够影响的模式有所不同。在这个故事里,存在一种信任机制。参与的各方基于信任展开合作,基于合作展开治理。这是冷冰冰的技术做不到的。

因而,我理想中的社区团购要讲治理逻辑。我们所尊崇的治理逻辑应该是平等的、是开放协作的、是合作持久的。正如在“台湾主妇联盟”的故事里,那些农户一合作就是十年八年,农户收成好坏都能得到比较稳定的收益。于是,农户就不需要为了一时的赔钱而降低标准,更不需要为了赶产量而去使用大量的化肥农药。这种信赖关系是一种长期的事,而治理也是一件长期的事。

最终,怎样的社区团购模式更好、更经得起时间的考验,大家会有反思和选择,也可能是多种模式共存,让不同类型的消费者各取所需。

  

联系方式

13544009511

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4801号